关于我们

关于我们

一位老战士壮丽人生的最后100天



欧小云





2017年7月20日,父亲担任会长的广州地区老游击战士联谊会聚会,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。父亲出席大会并讲话,回忆艰苦斗争的岁月,缅怀为国捐躯的先烈,怀念人民群众和人民军队鱼水之情,并和与会的老战士们合影留念。看着他奕奕的神采,听着他朗朗的笑语,没有人会料到,他近百年的壮阔人生已经进入最后100天。


从青年时投身抗日武装斗争起,父亲为国家解放、社会进步贡献了一生。即便是离休之后,他依然秉承初心,热心弘扬中华传统文化,倾力支持社会公益,先后创建广州诗社、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广东分会、孙中山基金会等团体,并担任创会会长。近年来他将自己毕生费尽心血收集、珍藏的字画交付拍卖,所得款项投入“广州欧初文化教育基金会”,用于支援灾区、资助贫困大学生、推动特殊教育等公益事业。老战士联谊会的有关活动,他事事关心,从不错过。这100天,他一如既往过得愉快而充实。


9月16日,他来到广东省中山图书馆,主持《“八一军旗红”老游击战士书画展》开展仪式,并现场为展览题字“永远记住人民”。父亲9月23日再次参观坐落在广州越秀山南麓的南越王墓博物馆,回忆起1983年古墓发现后,由他亲自主持挖掘的往事。墓中出土大量2000多年前的精美文物,一扫多年来罩在广州头上的“蛮荒”阴影;由他倡议、协调建成的原址博物馆,已经成为广州历史文化的重要地标。9月30日,他前往故乡中山出席烈士公祭大会,以中山抗日根据地主要创建人、领导人之一的身份,向为国捐躯的先烈袍泽献上花篮。10月13日下午,他现身广州市广播电视台,参加中共广州市直属机关举办的“我是共产党员”主题活动,和现场全体党员一起重温入党誓词。


在公众的视线以外,父亲自己安排的活动也不少。在广州电视台参加活动时,一位女士自我介绍说她当年在英德茶场当知青时见过父亲。文化大革命当中,父亲被关押在英德“五七干校”的“牛棚”数年,到1974年前后才恢复工作,担任英德茶场“革命委员会”副主任。父亲在英德“劳动改造”和工作期间,结识不少知青。好几位广州知青回城初期,还不时来探望父亲。就在2017年上半年,父亲两次提起这批知青,希望知道他们的近况。这次在电视台获悉这位女士曾是茶场知青,父亲喜出望外,当即托她代联系几位知青老朋友。10月26日,7位原茶场知青上门看望父亲,共同畅谈往日的人和事,彼此都十分开心。客人们提到,以出产英德红茶著名的茶场正在筹建“英红博物馆”,希望父亲题写馆名。近两年父亲体力不如前,写大字相当吃力,但他毫不推辞答应下来。


8月22日起,父亲赴香港四天,25日下午由长子伟明陪同,到长孙欧晖家中看望刚满月的曾孙欧逊,品尝了猪脚姜醋。欧逊生肖属鸡,父亲特地将自己收藏的一只金鸡送给欧逊。他叮嘱欧逊:“你是家中第四代,盼你将来用心读书做学问,長大后定要报效社会服务民众。”父亲满面笑容抱着欧逊,和伟明、欧晖合影留念,留下四代人同框的珍贵画面。


我的老同学陈建华,是原南路特委委员陈信材的孙女。建华定居加拿大,一直想找机会探望父亲。我约她10月15日到家,父亲接过建华带来的《风范耀千秋(陈信材诞辰一百周年纪念文集)》一书格外高兴。原来,1947年初广东区党委贯彻中央指示,部署恢复、发展武装斗争,父亲领命赴粤桂边区,与一直在当地坚持的陈信材等并肩战斗,结下深厚战友之情。建华提起,她小时候见她爷爷家书房墙上挂着一支双筒猎枪,木握把上刻着两行字,一行是“送予信材同志留念”,另一行署名“欧初”,爷爷视这枪为珍宝。父亲回忆说,当时信材同志从事地方工作,身边没有武装,因此特地送这支猎枪给他防身,结果成为战友之情的见证。


10月27日,广东新闻广播和羊城晚报记者联合采访父亲。父亲回顾数十年来推动广东文化事业的种种往事,还兴致勃勃地讲了许多与羊城晚报等媒体有关的故事。父亲和曾任羊城晚报社长的吴有恒,是深交数十年的老战友。解放战争前期,他们两人在粤桂边区人民解放军并肩作战。中国人民解放军粤中纵队1949年6月成立,吴有恒任司令员,父亲任副司令员兼参谋长,合作很愉快。父亲笑着说,他读中学时的理想是当记者,后来却为抗日拿起枪。离休以后,父亲在羊城晚报发表不少文章,也算圆了媒体人的梦。应记者的要求,父亲朗诵了他的千字长文《初心未敢忘》,表达对过往岁月的总结以及对人生的思考。


这段时间,父亲两次打电话给岭南画派创始人之一陈树人的孙女,想约她见面。陈静芬从外地回到广州,即约父亲10月29日晚餐聚。陈树人不仅是成就卓著的艺术家,而且是辛亥革命志士,先后担任过国民政府秘书长、侨务委员会委员长等要职。陈树人的长子陈复20年代加入中国共产党,年仅25岁在广州英勇就义。父亲以前讲过,他担任广东省政府秘书长期间,多次陪同陈郁省长探视陈树人夫人居若文,从而结识陈家三代人。得到父亲鼓励,陈树人的幼女陈真魂抱病编成《陈树人先生年谱》,于1992年出版。通过与陈家的交往,父亲加深了对岭南画派的了解,1984年10月向广东省委建议修复岭南画派几处重要画室。省委很快批复,成立“岭南画派旧址修建委员会”,分工由父亲负责高剑父、陈树人两处纪念馆的建造。陈树人旧居坐落在广州东山,抗日战争期间毁于战火。修建委员会成立前东山区政府已征此地拟建办公大楼,父亲亲自出面多次协商,陈树人纪念馆得以如期落成。陈树人-居若文墓重修后,陈静芬代表族人恳请父亲撰写墓志,父亲认真拟稿后亲笔以隶书书就。当晚席上父亲笑容满面,回忆与陈家几代人的交往与友情,并且郑重感谢陈静芬热心公益,向欧初基金会捐款资助贫困大学生。


这次餐聚的次日上午,父亲感觉心脏不适,送医院紧急抢救。20小时后,父亲安详与我们永别。我们极度悲痛,同时感到庆幸,因为父亲直到最后的日子,还一直在做他想做的事,见到他想见的朋友,为他不平凡的一生写下绚丽的最后一笔。去年11月8日举行的追思会上,银河公墓白云厅高悬的挽幛,写的是父亲《红棉诗》中一句“但求天下暖,尽瘁济时功”,播出的是他朗诵《初心未敢忘》的原声。几个月后,英德茶场的老知青朋友们征得我们的同意后,从父亲历年书法手迹中选出“英红博物馆”五个字,制成牌匾。我们深切感到,父亲的生命仍在延续。



粤341651517565315

4751165156154189494156151645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