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们

关于我们

老会长的话




“每拿出一件,女儿都戏问我‘心疼不心疼?’说一点都不心疼,那也是假的啊!但我不能永远保存它们,将来也不能带走它们。‘舍’也是‘得’,我早想通了,拍卖的钱用来做慈善事业,一样可以为社会作贡献。”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--摘自欧初就拍卖藏品用所得款项创办慈基金会答记者问

   

考虑将我珍藏多年的一批书画交付拍卖、用所得款项创办文化教育基金会时,我心情十分复杂。这些藏品当中,不少是多年来书画界朋友陆续馈赠的作品,每一件都凝聚着深厚的友情。其他的历代书画,则是我从各地文物店、旧货市场一一寻觅、购置所得。这些古代书画当年售价确实很低,但那时是低工资年代,我的收入虽然高于大多数人,但购买文物免不了节衣缩食,何况有时还要花一笔钱修补。记得我60年代在湖南郴州旧货市场购得“扬州八怪”之一罗聘所作墨竹只花了5元,重新装裱却花了我近半个月工资。


  收藏到的书画精品给我带来难以比拟的精神享受,我视为珍宝,出差也不忘带一两件随时欣赏。我妻子容海云生前曾开玩笑说我的收藏是“无价之宝实无价”,意思就是我这批宝贝其实卖不出价钱。然而我们实在预料不到,时至今日书画文物能公开拍卖,而且价钱不低。不知不觉间,我手头的藏品可以转化成一笔可观的物质财富。


  反复考虑之后,我仍然决定为了社会公益而拍卖这批珍爱的藏品。有句话说得好,叫做“有舍有得”。割舍自己心爱之物,用于支持教育文化事业,我觉得完全值得。我少年时眼见外敌入侵,毅然舍去当记者、当艺术家的个人理想,投身抗日武装斗争,继而在战争年代出生入死,在建设国家、改革开放时期兢兢业业工作,退休后为弘扬中华文化做义工。数十年来,竭尽全力为国家、为社会奉献的理念从未动摇。如今捐出个人财富用于公益,秉承的正是同一初衷。


  过去数年间,基金会为帮助数百名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大学新生入学、灾区校舍维修、教师培训等出过力,我深感欣慰。这笔慈善基金得以筹集,我首先要感谢容海云。如非她数十年一直默默无私支持,我无法收集到如此数量的古代书画精品。我还要感谢我的家人子女,全力支持我将拍卖所得用于社会公益事业,并且为基金会以及各具体捐助项目投入大量精力。


粤341651517565315

47511651561541894941561516454